資深毒品犯罪辯護律師

                                運輸毒品罪

                                當前位置 : 網站資訊 > 運輸毒品罪

                                90后協警為在押犯傳遞毒品 用冰毒犒勞自己

                                * 來源 :本站 * 作者 : admin* 發表時間 :2016-4-9 9:11:46

                                 

                                鄭云龍律師現執業于內蒙古紅城律師事務所。鄭云龍律師有幸加入中國著名毒品辯護律師--曹春風律師創辦的【草原狼刑辯公益學院】學習毒品辯護技術,并被授予草原狼刑辯百人人才計劃“優秀學員”的榮譽稱號,是草原狼公益戒毒禁毒志愿者聯盟成員。經曹春風律師授權在赤峰市成立草原狼刑辯網絡公益學院毒品犯罪辯護研究中心。鄭云龍律師電話:18947641166;QQ99326914。公眾號:CF18947641166

                                90后高某是海南?谑械谝豢词厮協警,為“關照”在押人員,從社會人員處拿到毒品帶回看守所,供在押人員吸食。

                                “深讀”了解到,高某將毒品藏進空煙盒帶進看守所,從監室打飯的門洞悄悄遞給在押人。其最初收幾百元好處費,后來索要毒品作為酬勞自己吸食。在調離該看守所后,他還兩次以“給王某送毒品”為由從供貨人處拿毒品供自己吸食。

                                最終,高某被以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

                                1

                                毒品變身“眼藥水”藏進空煙盒進看守所

                                高某是個90后,綽號“肥杰”。1994年出生的他于2013年9月到?谑械谝豢词厮攨f警,負責監區提押工作。他的朋友洪某“犯事”正好被關押在這里,和犯罪嫌疑人王某是同案犯,洪某讓高某關照一下王某。

                                2014年春節過后的一天,王某給了高某一個電話號碼,讓他聯系對方拿“眼藥水”,那個號碼就是韓某的,而所謂“眼藥水”高某稱當時不知道是毒品,在一次和朋友談起后,朋友才說那可能是毒品。

                                據韓某供述,“眼藥水”是他用水將冰毒溶解后灌到兩個眼藥水瓶里的。幾天后,韓某和高某在一處停車場見了面,韓某交給他用眼藥水瓶包裝的液體和500元好處費,他將“眼藥水”帶到3114監室交給王某。

                                高某把“眼藥水”裝在空煙盒里,拿給王某。

                                “深讀”(ID:shenduzhongguo)韓某供述稱,協警高某每隔十多天或一個多月打電話給他,讓他幫王某準備毒品。自第一次后,韓某每次都給高某200元作為好處。

                                2

                                協警用“K粉”和冰毒犒勞自己

                                據高某供述,后來韓某問他平時吸不吸毒,還問他要不要毒品,高某說要。從那以后,韓某不再給協警高某“好處費”,而是直接給他“K粉”和冰毒作為酬謝。

                                高某表示記不清給王某提供過幾次毒品了。他于同年8月底調整崗位,之后沒再為王某提供過毒品。但他沒有停止向韓某要毒品,2014年9月,他兩次騙韓某要毒品,用于自己和朋友吸食。

                                3

                                在押人員用易拉罐做成吸毒工具

                                王某對于在看守所內吸毒是早有謀劃的。王某證言稱,他以前就跟同監室的人說好,讓他們出所后幫他帶點毒品進來。跟王某一起在看守所里吸毒的,還有跟王某同監室的朱某!吧钭x”為了吸毒,王某把健力寶易拉罐加工成了吸毒工具。

                                高某給王某送毒品的時間通常是午飯后和晚飯后。跟王某同監室的周某稱,一個年輕人從3114監室打飯的門洞把東西遞進來,王某偷偷摸摸接過來。拿到毒品后,王某和朱某一起用自制的吸毒工具吸食毒品。

                                朱某稱,他第一次和王某吸毒是在2014年8月初,有時一天吸兩三次,有時隔三四天吸一次,最后一次吸毒時間是9月29日。

                                朱某還作證稱,他懷疑毒品是看守所內的一個協警帶給王某的,那個協警經常在午飯后和晚飯后到監室門前找王某,遞東西給他。

                                和王某在同一監室的蘇某稱,他曾見過王某、朱某一起用那個易拉罐“燒東西”,用紙卷起來燒,一共燒了4次,每次少則半小時,多則一小時,都是在晚上。

                                同一監所在押人員宋某證實,8月的一天晚上,他看到王某和朱某在過道聊天,王某用衛生紙烤易拉罐,有個協警曾給王某遞過東西。

                                90后協警為在押犯傳遞毒品 用冰毒犒勞自己

                                犯罪步驟2

                                4

                                安全大檢查發現放風場下水道有可疑物

                                2014年9月29日,?谑械谝豢词厮_展安全檢查,王某和朱某用于吸毒的有明顯焚燒痕跡的半個易拉罐,在3114監室的放風場下水管道內被發現。

                                隨后,3114監室所有人員進行了尿檢,王某和朱某尿檢結果呈甲基苯丙胺陽性。?谑泄菜痉ㄨb定中心從3114監室提取的易拉罐皮附著物中檢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經過審查,王、朱二人供認在監室內吸食毒品,王某交代毒品是通過協警高某傳遞流入。

                                隨后,?谑泄簿直O所管理支隊將線索移交?谑泄簿汁偵椒志,瓊山分局立案偵查。

                                2014年10月18日、20日,高某兩次被傳喚,承認了傳遞毒品的事實。

                                5

                                涉運輸毒品罪被刑拘未押在本單位

                                2014年10月20日,高某因涉嫌運輸毒品罪被刑事拘留,未被羈押在原單位?谑械谝豢词厮,而是被羈押在?谑械诙词厮。

                                2014年11月,韓某被抓,警方同時繳獲毒品533余克。

                                ?谑泄簿汁偵椒志中叹箨犠C實,從韓某處共扣押毒品26包,其中包括海洛因187.8克,甲基苯丙胺242.157克,氯胺酮103.4克。

                                案卷顯示,韓某曾兩次因販賣毒品入獄,此次被抓距他上一次出獄不到3年。

                                6

                                被判濫用職權罪獲刑2年半

                                ?谑兄屑壢嗣穹ㄔ阂粚徴J為,高某身為?谑械谝豢词厮ぷ魅藛T,利用工作便利為在押人員傳遞毒品到看守所內用于吸食,破壞看守所監管秩序和正;顒,造成嚴重損害,其行為已構成濫用職權罪。但高某到案后認罪態度較好,依法可予以從輕處罰。

                                2015年8月24日,?谑兄屑壢嗣穹ㄔ阂詾E用職權罪判處高某有期徒刑2年6個月。同時,法院以販賣毒品罪判處韓某無期徒刑。

                                高某、韓某對一審判決不服,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一審判決對高某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量刑適當。法院同時認定韓某販賣毒品的證據不充分,但認定其非法持有毒品的證據充分。

                                2015年10月20日,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以濫用職權罪判處高某有期徒刑2年6個月,以非法持有毒品罪改判韓某有期徒刑15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

                                90后協警為在押犯傳遞毒品 用冰毒犒勞自己

                                犯罪步驟3


                                法律解讀

                                為什么構成濫用職權罪而非運輸毒品罪?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龐敬濤律師對“深讀”解釋,運輸毒品罪的全稱應為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是指明知是毒品而故意實施走私、販賣、運輸、制造的行為。該罪名是選擇性罪名,只要有走私、販賣、運輸、制造這四種情形之一,就構成本罪,不論數量多少,都應該追究刑事責任。

                                從目前的案件情況看,看守所協警只是起到了一個“傳遞”的作用,并不是把毒品“運”到看守所,因此,從運輸毒品罪的客觀要件來看,看守所協警不構成運輸毒品罪。

                                龐敬濤律師說,濫用職權罪是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故意逾越職權,違反法律決定、處理其無權決定、處理的事項,或者違反規定處理公務,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行為。

                                是否構成濫用職權罪,犯罪人主體身份十分關鍵。協警實質是受該公安機關委托依法從事公務,與公安機關正式在編工作人員所從事的出警公務活動并無質的區別,符合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主體身份。

                                另外,具有看守所監區管理職能的協警,利用了自己職務上的便利,將毒品“傳遞”到在押人員手中,該行為侵害了看守所的正常管理秩序,造成了在押人員吸毒的嚴重后果,所以,看守所協警構成濫用職權罪。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