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毒品犯罪辯護律師

                                刑事專題

                                當前位置 : 網站資訊 > 刑事專題

                                編造、傳播虛假信息的罪與罰

                                * 來源 :本站 * 作者 : admin* 發表時間 :2022-4-16 21:03:39

                                編造、傳播虛假信息的罪與罰

                                作者:曹富樂、葉新苑(實習)
                                       5月22日,袁公逝世,舉世緬懷。這期間,消息前后反復,一波三折。5月22日下午,新華社報道:“雜交水稻之父”、中國工程院院士、“共和國勛章”獲得者袁隆平,5月22日13點07分在湖南長沙逝世,享年91歲。在緬懷的同時,筆者不禁思考,編造、傳播虛假消息的行為是否可能涉嫌犯罪?涉嫌哪些罪名?檢索相關法律規定和司法判例,編造、傳播虛假消息可能涉及誹謗罪、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和尋釁滋事罪。
                                       一、誹謗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 【侮辱罪】【誹謗罪】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前款罪,告訴的才處理,但是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除外。 
                                       通過信息網絡實施第一款規定的行為,被害人向人民法院告訴,但提供證據確有困難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機關提供協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 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的自訴案件包括:  (一) 告訴才處理的案件:⒈侮辱、誹謗案(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規定的,但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除外)……
                                       誹謗罪是指散步捏造的事實,足以敗壞他人名譽,情節嚴重的行為。捏造,是指無中生有、憑空制造虛假事實。在網絡上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消息的行為勢必需要捏造事實;發布虛假消息是否損害他人名譽,則需要具體分析,散布捏造足以敗壞他人名譽的事實,情節嚴重,則構成誹謗罪。如:
                                       1.張某沂誹謗罪案。被告人張某沂編造關于國家領導人的虛假信息并發送至手機微信群中予以散布,被公安機關給予警告處分并責令其書面具結悔過后,不思悔改,再次肆意散布詆毀國家領導人的虛假信息,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應當認定為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依法應予懲處,其行為已構成誹謗罪。
                                       2.王某某誹謗罪案。被告人王某某編輯轉發了一段新冉物業工作人員的視頻到其抖音中,其為視頻注明的標題為“古代的三十六計,順手牽羊運用的活里活現,這就是某某物業,欺行霸市”。后該段視頻被王某某轉發到今日頭條中,其為視頻注明的標題為“某某物業依仗黑社會性王某某的三強公司壟斷燃氣供電”。該視頻發布后瀏覽量達到了1.4萬次。被告人王某某通過信息網絡捏造事實誹謗他人,足以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誹謗罪。
                                特別需要說明的是,誹謗罪是自訴案件,告訴才處理,但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除外。
                                       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 第二款【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編造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虛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從刑法條文來看,該罪名限制了虛假信息的范圍,只針對險情、疫情、災情和警情!半U情”是指可能造成重大人員傷亡或者重大財產損失的危險情況;“疫情”是指傳染病與重大疾病的發生、蔓延等情況;“災情”是指火災、水災、地質災害等災害情況;“警情”是指引起警察采取重大措施的情況。假設編造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虛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如:
                                       1.徐某某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案。在全國及我縣新型冠狀肺炎疫情防控期間,被告人徐某某在家中,于2020年2月13日20時許,收到同村的徐某微信發的一條外地命案信息及視頻,徐某某將該信息進行修改后,稱某縣因疫情防控工作引發命案,將該條編造的虛假信息及視頻一并發到兩個微信群中,該條微信被微信群內人員向多個微信群傳播,造成疫情防控工作卡點工作秩序混亂及社會恐慌,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被告人徐某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編造虛假的警情,在信息網絡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其行為已構成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
                                       2.秦某平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案。秦某平在手機微信聊天群“滴滴打車(歡迎包車)”中,編造自己已感染“××”,而其妻子龔某不知去向,引起微信群友的恐慌。后秦某平見事態影響嚴重,便報警編造稱自己已感染“××”,而其妻子龔某不知去向,自己現在某賓館入住···經查,確認秦運平并未感染“××”,其妻龔某也未感染“××”。被告人秦某平編造、故意傳播虛假疫情信息,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其行為已構成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
                                       當然,對于編造、故意傳播其它的虛假信息的行為尚不符合該罪的構成要件,故編造、故意傳播不滿足規定中列舉的四種情形之一的虛假信息的行為不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
                                       三、尋釁滋事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 【尋釁滋事罪】有下列尋釁滋事行為之一,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二)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四)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糾集他人多次實施前款行為,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處罰金。
                                       “兩高”2013年9月6日《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誹謗案件解釋》)第五條規定,“ 利用信息網絡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破壞社會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編造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虛假信息,在信息網絡上散布,或者組織、指使人員在信息網絡上散布,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四)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尋釁滋事罪旨在保護公共秩序或社會秩序。一方面,刑法將尋釁滋事罪規定在刑法分則第六章“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的第一節“擾亂公共秩序罪”中;另一方面,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項前規定,“破壞社會秩序”的尋釁滋事行為成立尋釁滋事罪。從尋釁滋事罪的法律規定以及保護法益來看,編造、故意傳播險情、疫情、災情、警情之外的虛假信息是否涉嫌尋釁滋事罪呢?根據前述司法解釋,編造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虛假信息而在信息網絡上散布,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可能涉嫌尋釁滋事罪。司法實踐中,有法院根據該司法解釋的條款作出判決,如:
                                      1.余某強尋釁滋事罪案。被告人余某強在信訪過程中,伙同他人在XX西站、XX市人民政府、XXX中級人民法院等公共場所起哄鬧事,并編造虛假信息,在信息網絡上散布,且在信訪事項被認定為無理訪,經治安處罰后,仍到XXX周邊地區進行非正常信訪,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糾集多人攜帶喪葬用品在他人門前焚燒進行恐嚇,嚴重影響他人生產、生活,情節惡劣,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
                                       2.張某芳尋釁滋事罪案。被告人張某芳在信息網絡上散布已經官方辟謠的虛假信息和部分未經核實的信息,應認定其系明知是虛假信息而予以散布,且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
                                       關于此問題,筆者認為,應當慎重認定。一方面,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系《刑法修正案(九)》新增罪名,之所以將虛假信息的內容限定為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主要在于其社會危害性很大,立法上并不認為其他的虛假信息有入罪必要,司法更應保持克制;另一方面,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的法定刑低于尋釁滋事罪,舉重以明輕,如果認為行為人編造、傳播險情、疫情、災情、警情之外的謠言的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則可能會出現罪輕刑重的問題,有違罪責刑相適應的基本原則。

                                       當然,無論如何,筆者仍然想要強調,互聯網空間更需約束言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可能涉嫌犯罪,尊重他人才是保護自己。

                                鄭云龍律師執業于內蒙古紅城律師事務所,是赤峰誠遠法律咨詢服務有限公司的首席合作律師。鄭云龍律師中國法學會會員、中國國際貿易促進會內蒙古調解中心調解員、赤峰仲裁委員會仲裁員、赤峰市人民檢察院人民監督員、赤峰市政府采購專家庫法律專家、赤峰市松山區重大行政決策咨詢論證專家庫專家,F擔任赤峰市財政局、赤峰市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赤峰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赤峰市科學技術局、喀喇沁旗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喀喇沁旗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赤峰市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赤峰市高鐵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等多家政府部門及國有企業法律顧問。

                                鄭律師專業領域:刑事案件(毒品犯罪、職務犯罪、網絡犯罪)、行政案件、招投標、政府采購。

                                鄭律師電話:18947641166(微信同號);QQ:99326914;公眾號:CF18947641166。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