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毒品犯罪辯護律師

                                刑事案例

                                當前位置 : 網站資訊 > 刑事案例

                                最高檢:建議711人重新收監

                                * 來源 :本站 * 作者 : admin* 發表時間 :2016-4-2 21:27:21

                                減刑、假釋是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在刑罰執行中的具體體現,對于激勵罪犯改造、促進罪犯回歸社會具有重要意義。但近年來出現個別有錢人、有權人以權“贖身”、花錢“買刑”現象。

                                今年3月,最高檢部署開展了為期9個月的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專項檢察活動。在這場“檢察風暴”中,不僅一批罪犯被重新收監執行,檢察機關還發現了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存在的突出問題及薄弱環節。

                                711名罪犯收監執行,廳局級以上76人

                                前不久,一條題為《廣西陽朔國土局長受賄被判刑十年卻未坐一天牢》的網帖在網絡持續引發關注,稱陽朔縣國土局原局長石寶春因受賄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年后并沒有被送進監獄。不僅開車往來于桂林、陽朔之間,甚至乘飛機前往山東和四川等地。網帖曝光后不久,石寶春因“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脫離監管,嚴重違反有關暫予監外執行監督管理規定”被收監。

                                今年年初,中央政法委出臺了《關于嚴格規范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切實防止司法腐敗的意見》。最高檢隨即部署開展了專項檢察活動,重點放在了在監獄、看守所、社區矯正場所服刑的職務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等罪犯,以及人民群眾有反映、有舉報的其他服刑罪犯以及刑滿釋放人員等。

                                目前,全國檢察機關已建議將711名罪犯收監執行,其中原廳局級以上職務犯罪罪犯76人。

                                公布5起典型案例,披露一名監區長受賄舞弊手段

                                26日,最高檢公布了5起典型案例,都是司法人員涉及違法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職務犯罪案件。其中一起案例披露了一名監區長的受賄、舞弊手段:

                                施健是江蘇省通州監獄九監區原監區長,在職期間他接受了原服刑罪犯張某某和徐某某親屬的吃請,收受了賄賂,違反罪犯計分考核獎罰、特定崗位罪犯管理和老病殘犯管理等規定,弄虛作假,為二人報請行政獎勵,并據此為二人報請減刑、假釋,致使張某某被裁定減刑10個月15天、徐某某被裁定假釋。

                                他還在兩年多里利用擔任教導員、監區長等職務便利,先后15次非法收受服刑罪犯親屬和業務單位負責人所送款物合計價值人民幣242727.1元。今年7月,施健被法院依法以受賄罪和徇私舞弊減刑、假釋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最高人民檢察院監所檢察廳廳長袁其國說,2009年以來,檢察機關查辦職務犯罪的比例是兩位數增長。特別是今年開始的專項檢察活動中,共立案查處涉及違法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職務犯罪案件105件120人。

                                職務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問題突出

                                在專項活動中,檢察機關發現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存在一些突出問題及薄弱環節。

                                “從存在問題來看,突出表現在職務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等‘三類罪犯’上,他們較之普通罪犯減刑間隔時間短、減刑幅度大,假釋和暫予監外執行比例高!痹鋰f,減刑、假釋中主要是計分考核、立功受獎環節容易出現假計分、假立功等問題,而暫予監外執行主要是疾病診斷鑒定環節容易出現假鑒定等問題。

                                監督制約機制不夠完善。檢察機關對執行機關、人民法院的監督剛性不足,監督乏力。個別執法司法人員徇私舞弊、權錢交易、失職瀆職,導致違法違規辦理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情形屢有發生。

                                此外,檢察機關還發現法院決定暫予監外執行案件存在監督盲點。比如一些法院決定暫予監外執行案件沒有期限限制,存在“一決到底”現象;一些法院尚未建立法院決定暫予監外執行案件臺賬,有的罪犯未到社區矯正場所報到,存在“脫管漏管”現象;對審判前未羈押、審判后法院決定暫予監外執行的案件,監所檢察部門無法掌握相關情況,存在無從監督的問題。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