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毒品犯罪辯護律師

                                刑事專題

                                當前位置 : 網站資訊 > 刑事專題

                                人民法院判決定罪免刑能否出具無犯罪記錄證明

                                * 來源 :本站 * 作者 : admin* 發表時間 :2022-4-16 20:55:47
                                作者:李珍
                                       數日前,筆者的上篇文章曾明確表明,被人民檢察院依法相對不起訴的犯罪嫌疑人,除了面對公務員政審等情況,公安機關應當依據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犯罪記錄查詢工作規定》出具無犯罪記錄證明。
                                       那么又有一個新的問題來了,人民法院定罪免刑的人員能否出具無犯罪記錄證明。
                                       一、定罪免刑是免除刑事處罰。
                                       在現實生活中,通常會有當事人疑惑,定罪免刑是免除刑事處罰還是免除處罰,二者雖然相差僅有兩個字,卻有本質上不同。
                                       免除刑事處罰是人民法院針對犯罪嫌疑人犯罪情節輕微的一種判決結果!缎谭ā返谌邨l這樣規定:“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但是可以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予以訓誡或者責令具結悔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或者由主管部門予以行政處罰或者行政處分!边@是刑法總則第三章刑罰篇的規定,其內容覆蓋整個刑法領域。
                                       免除處罰則是針對特定對象、特定犯罪情節、特定犯罪形態的一種量刑情節!缎谭ā逢P于免除處罰常見情形有如下規定:第十九條,“又聾又啞的人或者盲人犯罪的,可以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第二十條第二款,“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第二十一條第二款,“緊急避險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第二十二條第二款,“對于預備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第二十四條第二款,“對于中止犯,沒有造成損害的,應當免除處罰……;”第二十七條第二款,“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第二十八條,“對于被脅迫參加犯罪的,應當按照他的犯罪情節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第二十九條第二款,“如果被教唆的人沒有犯被教唆的罪,對于教唆犯,可以從輕或免除處罰;”第六十七條第一款,“……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第六十八條,“……有重大立功的,可以減輕或免除處罰;”第三百九十條第二款,“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的,可以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因此我們可以得出,免除處罰作為一種量刑情節,其最終在判決書中的體現還是免除刑事處罰這一結果,因此定罪免刑的事實落腳點還是在于免除刑事處罰。
                                       二、定罪免刑的前提是定罪,不能出具無犯罪記錄。
                                       不論是免除刑事處罰還是免除處罰都有一個相同的前提就是定罪,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2條;“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薄豆矙C關辦理犯罪記錄查詢工作規定》第二條規定:“犯罪記錄,是指我國國家機關專對犯罪人員的客觀記載。除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書確認有罪外,其他情況均應當視為無罪。有關人員涉嫌犯罪,但人民法院尚未作出生效判決、裁定,或者人民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或者辦案單位撤銷案件、撤回起訴、對其終止偵查的,屬于無犯罪記錄人員”。因此,一旦案件被法院定罪后,即使免除刑事處罰,仍屬于判決有罪,無法出具無犯罪記錄證明。
                                       三、定罪免刑與相對不起訴的區別。
                                       定罪免刑是人民法院在判決中認定被告人的行為構成犯罪同時卻對其免除刑事處罰的結果。
                                相對不起訴是人民檢察院認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案件,可以作出不起訴決定。
                                        二者都有一個犯罪情節輕微的前提,都有免除刑罰的事實結果,卻在案件定性上大不相同,一個是有罪,一個則是無罪,對今后的生活、政治審查都帶來不利的后果。
                                        因此筆者在這里建議,當犯罪嫌疑人從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開始,就應當迅速聘請專業的刑辯律師,從法律規定、證據審查、程序監督等等多方面,替犯罪嫌疑人爭取最公平合理的結果。

                                鄭云龍律師執業于內蒙古紅城律師事務所,是赤峰誠遠法律咨詢服務有限公司的首席合作律師。鄭云龍律師中國法學會會員、中國國際貿易促進會內蒙古調解中心調解員、赤峰仲裁委員會仲裁員、赤峰市人民檢察院人民監督員、赤峰市政府采購專家庫法律專家、赤峰市松山區重大行政決策咨詢論證專家庫專家,F擔任赤峰市財政局、赤峰市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赤峰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赤峰市科學技術局、喀喇沁旗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喀喇沁旗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赤峰市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赤峰市高鐵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等多家政府部門及國有企業法律顧問。

                                鄭律師專業領域:刑事案件(毒品犯罪、職務犯罪、網絡犯罪)、行政案件、招投標、政府采購。

                                鄭律師電話:18947641166(微信同號);QQ:99326914;公眾號:CF18947641166。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