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毒品犯罪辯護律師

                                運輸毒品罪

                                當前位置 : 網站資訊 > 運輸毒品罪

                                中國邊境風云:親歷“花樣藏毒” 槍支相伴而生

                                * 來源 :本站 * 作者 : admin* 發表時間 :2017-2-3 16:44:00

                                中國邊境風云:親歷“花樣藏毒”槍支相伴而生

                                  2017年1月25日,新疆塔縣,紅其拉甫邊檢站,官兵們正在推開護欄準備前往中巴邊境,旁邊是一塊鮮亮的紅牌子,“中巴人民友誼萬歲”。

                                  從北京到烏魯木齊,從烏魯木齊到喀什,從喀什到塔縣,再從塔縣到紅其拉甫國門。定位顯示,我們走到中國地圖大公雞的尾巴上了。

                                  這是一段漫長、眩暈的旅途。吉普車穿過冬天的荒野,碾過雪原,涉過河流。進山的路人煙稀少,偶爾見到一兩個穿著民族服飾、牧著牛羊的塔吉克人。

                                  眼前的紅其拉甫,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陸地口岸,也是新疆與中亞聯系的主要內陸通道。

                                  雪野闃寂無聲,茫茫白色中立著一塊鮮亮的紅牌子:“中巴人民友誼萬歲”。

                                  高大的灰色國門對面,就是一塊白色的界碑,印著巴基斯坦的國徽,1986年立起來的。

                                  除巴基斯坦之外,塔縣還與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兩國相鄰,地圖勾畫出四個國家國境線曲折的輪廓。

                                  正值閉關時期,我們造訪時紅其拉甫沒有什么緊張氣氛。在國門眺望著其他陌生國度的秘境,只有一片雪原。

                                  但紅其拉甫邊檢站的工作人員說,毒品、槍支……高原邊境遇到的對于國家安全的挑戰,并不比任何地方少。

                                  毒品來自“金新月”

                                  2017年1月24日,新疆塔縣聯合反恐演習,在演習中,出動80輛各類軍用和警用車輛。

                                  國門不遠處,一座灰色的鋼房子大門緊鎖。房子里設有車體檢查儀,每年夏秋開關時期,所有來往車輛都要在這里接受初檢。

                                  2015年11月9日晚七點,一輛滿載化妝品的小型貨車,從巴基斯坦而來,駛入車體檢查室。

                                  X光機照射下,質地應該完全相同的十多箱化妝品,卻呈現出不同的熒光反應。邊檢人員開箱一看,包裝盒里的東西有些異樣:白色粉末,散發出酸臭氣味,X光機下顯影呈淺綠色——一切特征都表明,這是高純度海洛因。

                                  全部拆開,這堆化妝品里藏了1520小袋海洛因,共計76公斤。

                                  十天之后,販毒案再發,30公斤左右同等質地的海洛因,再次在邊檢大廳被發現。這兩起案子,刷新了新疆公安邊防總隊單次查獲毒品最高紀錄。

                                  這些毒品從“金新月”而來。所謂“金新月”,指的是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國交界處的三不管地帶,蒼莽山區,因為該地區形狀像一輪彎彎的月亮而得名。

                                  紅其拉甫邊檢站執勤業務三科副科長梁永飛說,“金新月”生產的海洛因純度幾乎都在90%以上,近年產量更是超過“金三角”,成了一個新的“毒瘤”。

                                  自1982年紅其拉甫開關以來,毒品生產者從未放棄從這條路線將毒品運入中國。多年下來工作人員總結了一套規律:海洛因一般在阿富汗生產,先從巴阿邊境地區深入到巴基斯坦北部地區,把一公斤的整塊打散,做成50克一小包。集散分裝滲入中國。

                                  近些年,邊檢人員親歷了各種“花樣藏毒”。

                                  有人體夾帶的,比如把毒品塞進避孕套里吞下,再比如衣領藏毒、鞋底藏毒。最少時,有人在衣領里藏了20克海洛因,用這種螞蟻搬家的方式搬運毒品。還有貨物夾帶,比如融化到可樂里、藏進行李箱紙板、工藝品、化妝品里。

                                  早年間,邊檢站還沒有人體X光機,抓人體藏毒是靠經驗。梁永飛回憶,那時毒販常用避孕套藏毒,為了防止避孕套破掉,路上都不吃不喝。由于國門與城市之間路程太遠,路上至少耗時兩天,人的眼睛會有大量紅血絲,口氣也會很重。這樣的人就很可疑。

                                  一名巴基斯坦旅客入境時,到邊檢站來要水喝,工作人員抬頭一看,此人唇焦口燥,嘴都渴得開裂了,包里卻放著一大瓶沒開封的可樂,實在蹊蹺。讓他喝一口,他果斷拒絕。工作人員將他控制,將瓶中物沉淀、晾干,大量褐色粉狀物出現了——高純度海洛因。

                                  如今毒品從“金新月”入境中國的鏈條更加隱秘。紅其拉甫邊檢站的一位官兵介紹,毒品從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白沙瓦地區集散,再通過紅其拉甫進入喀什,從喀什走公路,到達廣東。真正的老板只有兩個,賣方在巴基斯坦,買方在廣州,中間每個步驟的負責人都不清楚上線是誰,他們在黑話中被稱為“騾子”。

                                  但隨著經驗的增長,邊檢站一套嚴密的查緝流程已經形成。什么樣的旅客最可疑?梁永飛說,如果此人的居住地是在毒品集散地白沙瓦一帶,目的地是廣州,且行李簡單、旅費較少,那就有很大的嫌疑,“可能他這一趟就是把毒品送到廣州,然后坐飛機就走!

                                  “騾子”要順利通過邊境,如今并非易事。

                                鄭云龍律師執業于內蒙古紅城律師事務所,是赤峰誠遠法律咨詢服務有限公司首席合作律師。赤峰刑事(毒品)犯罪辯護律師;草原狼刑辯網絡公益學院(赤峰)毒品犯罪辯護研究中心主任;草原狼公益戒毒禁毒志愿者聯盟成員;赤峰政府采購專家庫法律專家。

                                鄭律師專業領域:刑事案件(毒品犯罪、職務犯罪、網絡犯罪)、行政案件、招投標、政府采購。

                                鄭律師電話:18947641166(微信同號);

                                QQ99326914;公眾號:CF18947641166。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