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毒品犯罪辯護律師

                                辦案手記

                                當前位置 : 網站資訊 > 辦案手記

                                涉黑團伙組織“地下出警隊” 用毒品“獎賞”手下

                                * 來源 :本站 * 作者 : admin* 發表時間 :2016-4-27 18:38:15
                                很多人不敢相信,一個遠離礦藏和工業的農業縣,這里的涉黑組織一度非常張狂。以“王登高”和“馬×”為首的兩個涉黑團伙橫行鄉里,組織“地下出警隊”插手經濟糾紛、替人討債,就連當地老百姓甚至警方都認為“出警很快”。

                                  經過多年努力,警方已經鏟除了這兩個涉黑團伙,但是,涉黑團伙留在當地百姓心中的陰影還難以抹去。

                                  3月21日,大荔縣法院門口人頭攢動。當34名涉黑組織的犯罪嫌疑人被押進法院后,大家才知道大荔縣不但有涉黑團伙,而且人員眾多。大荔縣法院用5天時間對王登高(綽號“羔子”)涉黑團伙案進行了審理。案件擇日宣判。

                                  4月14日,記者試圖聯系一些涉黑案件的受害人,大多數拒絕了采訪,他們依然心有余悸。這些涉黑團伙嫌疑人悉數落網后,偵查員找到一些受害者,他們有的遲遲不敢在筆錄上簽字,有的約偵查員去外地做筆錄,也有的見到民警后就放聲大哭……

                                  開設“光頭俱樂部”結交社會閑散人員

                                  辦理此案的大荔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用了2年時間偵查這起涉黑案件,還原了王登高組織、領導、參與涉黑團伙的過程。

                                  現年39歲的王登高,家住大荔縣城關鎮仁厚新村。2003年3月25日,王登高的父親因為集體財產的處置與他人發生沖突,被同村村民楊某砍傷。后來楊某受到刑事處罰,王登高認為他家受到欺負,便產生復仇的念頭。

                                  隨后,王登高在大荔縣開了一個“光頭俱樂部”,里面有臺球和KTV,開始結交社會閑散人員。王登高的理念是“采取措施保護家人,保護自己”。在這期間,眾多的小混混聚集到王登高門下,王登高開始帶領著自己的小弟染指社會上一些拆遷工程。

                                  帶團伙與人火拼 引起警方注意

                                  在很多知情者看來,韓城市人程×峰的加入,令王登高如虎添翼。

                                  2005年11月13日,王登高與大荔縣另一社會閑散人員王某爭強逞霸,他指使程×峰帶領韓城一些社會閑散人員,持刀將王某腳筋砍斷,致使王某右腿終生殘疾,同時造成王某多處骨折。

                                  挑斷王某腳筋的事,使得王登高團伙在大荔縣“一戰成名”。此事在社會上傳得沸沸揚揚,王登高和程×峰的江湖名聲迅速傳開,實力也迅速擴張。此后王登高團伙頻繁尋釁滋事。

                                  2007年1月7日晚,王登高一個小弟被另一團伙毆打,王登高糾集20余人,攜帶棍棒、刀具趕到大荔縣羌白鎮棉絨廠附近,與對方火拼。王的團伙出手兇狠,械斗中將對方打得四散而逃,王登高帶人窮追不舍,將對方數人打傷,還砸毀兩輛面包車。

                                  此前王登高犯案,大多為打架滋事,當地少有受害者報案。這一次火拼,大荔縣警方第一次開始注意到了王登高。警方介入后,王登高很快落網。2010年2月9日,大荔縣法院數罪并罰判處王登高有期徒刑3年。

                                  毒品“獎賞”手下 通過暴力解決問題

                                  2010年6月,王登高減刑提前釋放,隨后密謀東山再起,重新網羅社會閑散人員、吸毒人員以及有前科人員。大荔縣檢察院工作人員說,王登高涉黑案34名犯罪嫌疑人中,有14人曾被公安機關和法院打擊處理過。

                                  參與辦案的一位民警說,大量吸毒人員的參與,讓這個團伙更具社會破壞力,因為吸毒者“受毒品控制,做事沒有底線”。

                                  王登高一般在“干完一單活”后,都會給手下獎賞一包毒品,于是大量的“癮君子”聚集在他的手下。該團伙的主要生意包括插手經濟糾紛、替人討債、為人擺事、看護賭場等,嚴重擾亂了當地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

                                  2011年,大荔縣埝橋鎮北黃村新立組因為“大西鐵路”建設拆遷,堆積了大量垃圾,村民與政府長時間沒有達成協議,王登高借機承攬了垃圾清運工作。在清運垃圾過程中,王登高多次遭到村民阻攔,他給每戶村民發放了200元~400元現金后,仍未解決村民阻攔問題,于是開始用暴力解決問題。

                                  2011年11月,王登高指使打手將一李姓村民挾持到偏僻處拳打腳踢,并威脅說“下次再阻攔用裝載機撞死你”。之后,又將一程姓村民拉到洛河邊,打傷后扔到醫院門口。第二天,其他村民到醫院探望程某,王登高安排人當眾將兩名村民拉到洛河邊,并將其中一人打成雙腿粉碎性骨折。從此,再沒村民敢阻攔王登高施工。

                                  非法倒賣土地 賺下組織壯大第一桶金

                                  這個時期,是大荔縣乃至整個中國房地產最好的時期。城市的擴建,土地的爭奪,給王登高團伙提供了很多黑色市場。

                                  2010年6月,王登高通過大荔縣城關鎮埝城村村主任張某某(另案處理)、三組組長李某某(另案處理),非法取得位于埝城村西三組的一塊12畝土地,倒賣后很快就獲利480萬元。

                                  大荔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一位負責人說,這次倒賣土地讓王嘗到了甜頭,也是該涉黑組織隨后發展壯大取得的第一桶金。建筑領域讓王登高看到了無限的前景,遂以非法手段進入這個行業。

                                  2012年,大荔縣三河明珠小區開發商申某因東府廣場附近一建筑工地,與大荔印象小區開發商王某發生糾紛,便托人找王登高解決。在王登高團伙的威脅、利誘下,王某賠償申某370萬元。事后,王登高敲詐申某100萬元及價值30萬元的單元房一套作為報酬,申某只能忍氣吞聲自認倒霉。除此之外,四川建筑商王某、河南建筑商文某,在大荔縣被王登高團伙搶劫和敲詐后,都悄悄離開,再也不敢到大荔縣做生意。

                                  為游藝城護場子 追到重癥監護室砍人

                                  王登高團伙的瘋狂和肆無忌憚,使許多只能在電視中看到的畫面,也出現在了現實生活中。

                                  2012年3月21日,無業人員邱某在大荔縣城寶塔廣場附近的游藝城玩賭博游戲,借口服務員不愿讓其賒賬,毆打服務員并砸壞游戲機2臺。4天后,邱某再次來此賭博。游藝城老板王某發現后立即打電話報告給護場子的王登高,王迅速帶領20多人趕到游藝城。打手們手持洋鎬把等兇器圍著邱某毆打,致邱當場昏迷。之后120將邱某送到大荔縣人民醫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救護車剛停到醫院急診科門前,王登高團伙的打手付某和張某追了上來,沖上救護車,對著邱某的腿部再次連刺數刀。

                                  暴行還沒有停止。當晚邱某被轉到重癥監護室,4名打手又沖入重癥監護室,對邱某的腿部再次連砍數刀。據辦案人員介紹,當晚縣醫院值班的女護士張某當場嚇癱,醫院其他病人及陪護驚恐萬分,造成醫院的公共秩序嚴重混亂。

                                  立實體漂白違法財產 組織有“貢獻”打手旅游

                                  王登高通過違法犯罪行為,攫取了巨額違法所得。為掩人耳目,王登高成立了“大荔縣論道農業科技推廣有限公司”“論道招待所”“百幫超市”“嘉禾酒店”等實體,進行合法經營,試圖將這些財產漂白。

                                  王登高2012年投資2000余萬元興建的“嘉禾酒店”,位于大荔縣城洛濱大道轉盤西南角。在對酒店實行企業化管理的同時,王登高對該涉黑組織的管理,也逐漸參考企業管理模式,經常在酒店召集其手下開會,從打打殺殺的臺前逐漸退到幕后。

                                  為拉攏人心,王登高將程×峰提拔為集團二號人物,還將程全家接到大荔縣,免費為其提供一套單元房并配置了一輛海馬轎車,并讓程×峰掛名“論道農業”“論道招待所”的保安部長。

                                  王登高還經常給被逮捕的手下去看守所“上賬”,為在押的人員送衣物。對一些有“突出貢獻”的打手,組織他們到海南旅游。有時候還買來毒品,招待大家集體吸食。

                                  王登高為了防止骨干成員坐大成勢,經常人為制造矛盾,后又從中調和,從而彰顯自己的能力和威望。手下對王言聽計從,召之即來,來之即打。對違法所得,王每次必親自分配,其他人員無權處分。

                                  只要花錢隨叫隨到“出警比110還快”

                                  一段時間,大荔縣經常會上演古惑仔的一幕:成群的人手持洋鎬把、鋼管、砍刀不時出現在城市的街頭;幾輛小車就像出警般急匆匆呼嘯而過……

                                  熟悉王登高的知情人士說,不少人為撐場面或跟人斗氣找王出面,只要花錢,王登高都是隨叫隨到,“這些人出警只要5分鐘,比110還快”。

                                  大荔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一位負責人說,“一起普通交通事故,交警可能要用很長時間才能處理完,王登高團伙5分鐘到場,一會兒就將事故處理完畢,關鍵是雙方都不敢再有意見”。這位負責人說,本來500塊錢能解決的事,經過王登高團伙來解決,可能就需要2000多元,而多半的錢可能都要落入這些“地下出警隊”囊中。

                                  大荔縣公安局內部人士認為,大荔縣城市擴張、房地產行業火爆導致的土地利益的爭奪,地下錢莊的瘋狂,大荔縣武術類學校較多,以及當地洛河以南的不良風氣,客觀上導致了涉黑團伙的滋生。同時,也與該縣警方一度班子不健全,長期沒有局長,由政委主持工作有一定關系。此外,個別公安民警法治觀念淡薄,與涉黑勢力勾勾搭搭,也是原因之一。

                                  團伙成員盡數落網 被控十余項罪名

                                  大荔縣很多老百姓都很感激大荔縣新任公安局長吳新利,2014年8月12日,經過長時間摸底,大荔縣公安局在渭南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指導下,決定抓人。

                                  陜西省公安廳打黑辦將此案列為涉黑案件,上報公安部。2014年8月30日,抓捕工作全部結束,除個別小嘍啰外,30余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網。辦案人員從王登高家搜出槍支2把、大小刀具11把,以及劍、弩、片斧等作案工具,還查封了王登高單元房一套、門面房28間、四層房產一套、獨院一套及1170平方米的土地……

                                  2016年3月21日,大荔縣法院公開審理此案,進行了5天的審理,當地政法部門領導大多前往旁聽。

                                  大荔縣檢察院對王登高團伙公訴了十余項罪名,包括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買賣槍支、私藏槍支罪;非法倒賣土地使用權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販賣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窩藏罪。

                                  在庭審中,王登高的辯護人認為,王的罪行不夠涉黑,法庭辯論非常激烈,

                                  就在王登高案進入審判階段后,大荔縣另一個幾乎同時和王登高一起盤踞在大荔縣的黑惡團伙——馬×涉黑團伙,也被警方摧毀。

                                  一個小縣城,同時盤踞了兩個黑惡團伙為非作歹,使得很多家庭妻離子散,很多受害人至今提到黑惡勢力仍然感到恐慌不敢指證。

                                  兩個涉黑團伙被搗毀,讓大荔人拍手稱快,但是,兩個團伙何以能長時間盤踞大荔縣為害一方,卻令人深思。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